凤凰古城新闻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凤凰古城新闻
分享到:

凤凰古城 Soul素 酒吧的爱情故事

时间:2012-8-2 9:25:43  |  信息来源:互联网  |  发布者:admin
凤凰古城 Soul素 酒吧的爱情故事

     她站在江边上,没有抬头也没有低头,眼睛不知道看向哪个远方。我也站在她后面看了那么久,过了几分钟,我看见她开始慢慢的抬头看着天空。突然想起了安妮宝贝说过的那句话,当一个女子在看天空的时候,她并不想寻找什么。她只是寂寞。那一刻,我是觉得她是寂寞的,寂寞的让我有种冲动要上去拥抱她。
  她转过来的时候,撞见了我看她的目光,四目相对,让我尴尬的那一刻,她对着我微微一笑,转身走了。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素素,在凤凰。


  凤凰古城里就那么点大,来回的走动,总是可以和同一个人碰到很多次的。比如,我和素素。在游船的时候看见她被船主的妻子带领过来,在酒吧的时候看见她一个人坐在角落,在服装店里看见她来回的触碰着那些漂亮的裙子,在饭馆里看见她走进来,温柔地让老板给她一份社饭。最终,我做了一件男人都会做的事情。搭讪。
  和素素的搭讪很成功,后来回想起来的时候,我想应该是她太寂寞了,所以只要有人和她说话,她都是乐意的。只要那个人不是她讨厌的。比如我。和素素聊开之后,知道她是从嘉兴来的,知道她一个人旅行,知道她很喜欢凤凰。素素很漂亮,一头乌黑的长发,很瘦,一米六的个子显得她还是比较娇小,皮肤很白,眼睛不是很大,但是很明亮。
  在凤凰和素素一起游玩了三天,那是我觉得最美好的日子。素素很随意,没有江南女子的那种柔弱,没有被家长惯坏的骄纵,没有淑女的这个不应该那个不可以,所以我们游玩的很尽兴。她很喜欢在古城里游走,就算这条路我们走过几十回,她依旧很爱走着。


  离开的那一天,我问她最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,她说,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一年后在这里开一家咖啡店,靠着江边,这样我每天都可以在这里看着沱江,看着古城里游走的人们,看着这个世界的转动。她说的时候脸上满满的都是期望,我问她要了电话号码和QQ号,然后一个人先走了,我也不想留下她一个人,不想留下她一个人继续寂寞。但是我的假期到了。她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,她笑着和我说,她再过两天也是要走了的,她不能在这个地方待太久,她还有下一个地方要去。
  就这样,我回到了我的城市,她去了她的下一个地方。

凤凰古城素吧

    回到家之后,连续忙碌了几天才去QQ上加素素,刚巧她在,加上她之后。她立马发过话来,她问我,你为什么要旅行?我说,那是为了放松,为了给自己一个喘气的机会。她接着问,那你是不是又要回去继续着你之前的事情。我说是,她说你不觉得累么。看到她这句话我放在键盘上的双手停顿了下来,不知道应该接下怎样的一句,不知道应该要怎样回答。累么?累。为什么要让自己那么累呢,因为要生活。我沉默许久后回了她一句,唔,我也不知道。
  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不断地收到素素发过来的照片,她说她去了北戴河,她说她去了长江,她说她去了哈尔滨,那里真冷,她说她一个人去了云南,感觉很累,因为没有感觉到幸福,她说云南不适合一个人去,我说嗯,下次不要一个人去了。


  那天,素素突然对我说,林,我喜欢你,我们谈恋爱吧。她用的是陈述句,没有问号,没有感叹号,只有一个句号。她总是喜欢以句号结尾,我曾经问过她为什么,她没有说话,只是笑了笑。我问她为什么?她说,因为我觉得你会陪我去旅行,因为我觉得你会对我很好,很体贴很温柔很细心。她说,因为我想那样被人爱着。看着她用句号结尾的这些话,心里不禁有些恼怒,你就那样肯定我会答应你,会爱你吗?她说我不知道,可是我不想因为我的不知道而失去什么。这句话让我原本坚硬的心一下变得柔软起来,我说,你喜欢我?她很快速的回答我说,嗯,我喜欢你。对于这样的一个女子这样直接的告白,我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好犹豫的,所以我告诉她,好,我们恋爱。
  素素说她没有恋爱过,素素说她这辈子除了吃饭睡觉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读书和旅行。我也曾问她为什么要旅行,她说怕以后没有机会了。我曾看到一个围脖,上面说18岁读大学,问你理想是什么,你说环游世界;22岁读完大学,你说找了工作以后再去;26岁工作稳定,你说买了房以后再说;30岁有车有房,你说等结婚了再带老婆一起去;35岁有了小孩,你说小孩大一点再去;40岁孩子大了,你说养好了老人再去,最后,你哪也没有去。
  我笑着骂素素傻瓜。不会那么肯定的没时间的。她却不说话,她只说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旅行,旅行已经成了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凤凰古城soul素酒吧

  有一天,素素突然给我打电话,听着她那边喧闹的声音,我突然有种紧张。素素好听的声音在电话里撒着娇,她说林,你来火车站接我吧,我用最后的钱买了来你这里的火车票,已经到了。听说人在兴奋的时候,瞳孔会放大几倍,至于几倍我忘记了,我也不知道我当时瞳孔放大了几倍。只知道自己连声答应素素,然后挂断电话立马出了公司。
  看到素素的时候,感觉很不一样,把长长的头发扎成漂亮的马尾,吊带的连体裤,还有一件薄薄的蓝色衬衫当外套。看到我站在她面前的时候,兴奋的抱着我,说着很累很累。我问她住哪的时候,她说住你那里好了,可是我要分房睡噢。我说好,然后带着她去了我家。忘记说,我是独自一人在武汉工作,还有生活。和朋友一起开了间小公司。我是林扬。
  请了两天假陪素素,本以为她会喜欢去比较安静的地方。当她嘟着嘴说着想要去游乐场的时候我才发现我错了。带着她到游乐场的时候,我真的很怀疑,这个女子还是我在凤凰看到的,认为很寂寞的那个女子吗。素素的笑感染了我,很多小事就可以让她很快乐。我说过的,她很随性。在游乐场的时候,我才真的发现自己很不了解她,她爱玩海盗船,爱坐过山车,一切刺激的项目她都爱玩,而且乐此不疲。当她累了的时候就拉着我坐在长椅上,靠着我的肩膀,说着她旅行时候遇到的人和事情。其实她没有发现,有一些她和我说过。
  陪着素素的时候,让我感觉很快乐,想起了她当初和我说想被那样爱着的时候,我想我是爱她的。起码现在是,爱这个性格有点飘忽不定的女子,爱这个也爱旅行的女子,爱上的,也只有她。


  深夜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,感觉房间门被打开,睁开眼看见素素站在门口,抱着枕头。我打开灯问她怎么了,她说做噩梦醒了,怕。我说你不怕我么,她摇摇头,我下床把她拉过来,然后拥着她躺下,轻拍着她的背,安抚地说到,素素快睡,不会再做噩梦了。当我都快要睡着的时候,素素突然说,林,我们再去凤凰好不好。意识在那一刻突然清楚明白了起来,不确定自己听到的是否真实,下意识的询问了一句,素素你说什么?听见自己的话音落下,在微凉的空气里消失,寂静一片。当我要相信自己是幻听的时候,素素又说了一遍,她说林,我们再去一次凤凰吧。我问她为什么。她不说话,一直都不说话,直到后来听见她有些鼻音的呼吸声,我抚着她的头发答应了下来,素素,我们明天收拾一下,然后去凤凰。

凤凰古城soul素酒吧

    再一次踏上凤凰的土地上,过了了将近一年,心情是不一样的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来过一次,还是因为身边有了素素。我想后者的原因会比较大。这一次,素素像一个孩子一样拉着我到处跑,即使这些路我们早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。我们一人端一碗冰甜酒坐在江边上喝,素素喝东西的时候总是很快,喝完了然后来抢我的。我们进苗寨,卡三关的时候,素素总是第一个上去,第一个跑去喝酒,第一个开嗓唱歌。素素唱歌很好听,让人听了很舒服,我们在里面,她看到那些古老的房子,看到居住在房子里的人们的时候,素素哭了。哭的毫无预兆,吓到了我,她说她不知道为什么世界那么不公平,有些人那么有钱,有钱到吃一顿饭就是上万。可是有的人却那么穷,穷的连用一块钱都要考虑好久好久。我抱着她,告诉她,这个世界就是那么不公平。她听了之后,推了推我,伸手把眼泪擦掉之后,勉强扯出个笑脸对着我说,是阿,那些有钱人还乱挥霍,真讨厌。我们家林不可以这样知道吗?我揉着她的头发说我又不是有钱人,我最多是个有老婆的人。


  和素素的旅行很快的就结束了,我们在凤凰呆了七天,这七天一点都不漫长,时间走的特别特别快。我问素素要不要和我一起先回武汉,素素说她想一下。可是我没想到过,这想一下,就成了一次分离,而这次分离,却是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。
  素素,不见了。我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她就不在我身边了,我以为她早起,独自去逛古城了,我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找到,我打电话却听到关机,回到客栈的时候,客栈的老板叫住我,说素素在早上四五点的时候就走了,留给我一封信。
  她留给你一封信。这句话让我莫名的恐惧了起来,回到房间默默地收拾好行李,和老板告别之后,坐上了回去的车。在路上,我几次忍不住拿出信来想要拆开,可是心里的那股恐惧又让我害怕起来,于是信又回到了我的背包里。
  就这样,我回到了武汉,回到家,我迫切的想要让自己忘记这件事情,丢下背包就去洗澡,然后睡觉。
  睡一觉起来,或许一切都是梦也说不一定。

凤凰古城soul素酒吧

    我还是把信拆开了,在我睡醒之后。可是看完之后,我又厌恶自己,为什么要看,为什么要看这样一封信。我突然想起素素离开的那个晚上,她在我怀里,不停地说着以后想要来凤凰定居的计划,让我惊喜的是,她把我也列入了计划之中。她说,我们以后可以找一个靠江的地方,有两层,一楼当咖啡店,二楼咱们自己住。我们的床一定要靠着窗户,窗户外面就是沱江。我们的咖啡店里一定要有芝士蛋糕和提拉米苏,而且必须要自己做的,因为只有自己做才够好吃,她说你可以选择一下,看你以后是要做甜点还是泡咖啡。我们要分工,这样比较公平。她说咖啡店的角落里要有一盏温暖的黄色的小灯,这样在晚上人不是很多的时候,你招呼客人,我可以坐在那盏小灯下面看书。她说,我们需要一个阳台,不是咖啡店里有就是咱们的家要有,一定要一个阳台,但是只要一个就够了。我还要一个落地窗。她说不要落地窗好了,换成玻璃门,这样比较好看。
  她是在我怀里说着这一切睡着的,可是现在她却离开了我。她说她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甚至不知道能不能回来。


  素素在信里说,她在高中的时候就被诊断出有一种罕见的家族遗传病,当时还比较小,手术成功率不是那么高,家人比较担心就只是治疗,不停地吃药打针。她永远都记得医生告诉她,她有这个病的时候脸上惋惜的神情,仿佛在不久的之后自己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一般。她害怕,她害怕死亡,因为当时的她才不过十七岁,可是她却不能表现出她的害怕,因为她还有家人,她的爸爸就是死于这种病。她不能让自己害怕,不然妈妈和弟弟会担心。她和妈妈说,我想要出去走走,我想要去看看这个国家。从高中开始,高中时期的每一年寒暑假,她都会一个人背着背包出去旅行,她走过很多地方,哭过很多次。考上一个普通的大学,她不想去,她和妈妈说反正可能会死,为什么还要去呢。她说完之后从小到大一直疼爱她的妈妈打了她一个耳光,她们两个都哭了,她妈妈哽咽着说,不准你自暴自弃。你该干嘛就干嘛!


  她乖乖地上了大学,继续旅行,在大学里兼职挣钱旅行。每次存够一次旅行的钱她就出去一次,不再等到寒暑假。可是毕业的那年在凤凰遇见了我,她说第一次在凤凰遇见的时候,就感觉自己是被我爱着的,捧在手心里爱着的。去武汉的前一段日子,她发病的越来越厉害,她说她突然很害怕自己死掉,原本那么多年的旅行已经让她看透了,死亡对她来说已经不是那么可怕了的,可是却遇见了我。因为遇见了我,爱上了我,就突然那么害怕死亡,害怕再也见不到我。她下定决心要听妈妈的话,出国去治疗去做手术。
  她说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,甚至不知道能不能回来。她说林,我希望你等我,因为我会努力,会加油让自己好起来。会让你看到一个健康的我。可是林,我又是那样不确定,不确定自己是否斗得过死神,所以如果你遇到了更好的女孩子就去爱她吧。就算你爱上了另一个女孩子之后我回来找你了,林,我也不会怪你的。
  如果,生活是一场被安排好的戏剧,那我能不能当那个写这部戏剧的人呢?我不能,谁都不能,因为我们都知道,这部戏剧的编剧是上帝。

 

    我沉溺在素素离开我的悲伤里,不断地寻找着她,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。有一天无意中看到凤凰的照片,突然觉醒过来,自己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。我把武汉的房子卖了,拿着卖房子的钱和所有的积蓄来到了凤凰。找到了一个很合适的位置,开了一家咖啡店。按照素素想的那样,咖啡店的名字叫Soul,素。这是我的灵魂所在。
  我开始学泡拿铁,摩卡,学着做提拉米苏,芝士蛋糕。
  我学了很久很久,咖啡店的左侧有一面墙,我在上面做了格挡,每过一个月我就往上面放一个酒瓶,时间总是在走,我没有换手机号码,我一直在等,等着我爱的素素出现。我绝望过,绝望的相信她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,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那个笑的能让旁人也觉得快乐的宁素素,再也没有那个让我第一眼看到就想要保护她的宁素素,再也没有那个会抱着枕头半夜跑我房间来和我说她做噩梦了,很怕的宁素素。


  可是我在清醒之后,立马打了自己一个耳光,呸!素素在努力,她在努力的要活下来,林扬你这是在干嘛!素素会好好的活下来,你只要在这里等她就好了。你还有什么不满足!
  是的,我不满足,我不满足,我不满足她自己一个人离开没有带上我,我不满足那么大的事情她不告诉我只是一个人承担,我不满足她独自一人离去,留下那么悲伤的事情让我来承受,被留在原地的恐惧和难过,让我的心开始有些破碎。
  我甚至不知道有多少个岁月过去了。只知道已经很久很久很久了,从最开始的难过,绝望到了现在的平静,在素素回来之前,Soul就是她,就是她在陪着我。
  因为我相信她会回来。我也只能相信。

凤凰古城soul素酒吧

    那晚,我一如往常的坐在角落的那个位子上,素曾说过的有着暖黄色的小灯的角落,我坐在那里上网看着新闻,前面有我雇来的孩子看着。突然听到一个柔柔的声音询问着,你们老板叫什么名字啊?这个声音唤起了我的记忆,仿佛存在了千百年。熟悉的连做梦都是这个人的声音。我紧张的站起身来,深呼吸的朝着前面走去。短短几米的距离在此刻却仿佛是千万米,一步比一步艰难,害怕看到的不是自己期盼的那样,害怕只是自己听错,害怕是自己的幻觉。这种感觉太痛苦了,不敢确定,连看都不敢看。
  我走过去,视线停留在地面上,看见一双白色的帆布鞋。露出了一点点小腿,上面是碎花的长裙。可是到肩膀的时候我没有看到记忆中的长发,不禁有些失望。
  低着头不敢再往上看,转身想要回到我那小角落里去的时候,听见了哽咽的声音,林,我们的床是放在窗边上的么?
  原本紧锁的眉头,在此刻舒展开来,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到一个好看的弧度。因为,我知道。
  我的素素,回来了。

收藏本文章  |  复制本页地址  |  顶一下(13)  |  踩一下(0)  |  更多凤凰古城新闻    
猜您可能喜欢 凤凰古城旅游必须品尝的十大特色小吃 灵山秀水--凤凰古城美景 湘西凤凰民俗风情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