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古城新闻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凤凰古城新闻
分享到:

湘西苗家打糍粑的习俗

时间:2012-5-5 14:06:21  |  信息来源:龙凤居客栈  |  发布者:admin
湘西苗家打糍粑的习俗

       在我的家乡湘西凤凰苗家有打糍粑的习俗,逢年过节、喜事甚至丧事都要打糍粑。当然,不一样的事,打糍粑的意义也不一样。过年糍粑主要是团圆节庆,同时糍粑也是一种很美味的食品;过节主要是祭祀祭祖,什么四月八都离不开糍粑;办喜事的就有很多种了,但用糍粑的方式都大同小异,比如贺新屋和结婚,主人家和亲戚从楼上往下向来吃酒的宾客们抛甩糍粑,通常有点糍粑还包有钱币,主要表达主人家及亲戚朋友的好客和喜庆;而丧事用的糍粑主要是仪式问题,更多是韵意是给故去的人表达孝敬。通常糍粑不是作为商品流通的,主要是走亲戚办祭事和节庆,只是今年来商业文化侵袭以及苗族传统风俗习惯的流失,才出现商业糍粑的买卖。

       小时候对糍粑的印象是相当的深刻,几乎一年到头都有糍粑陪伴,每次上学回家都要那块糍粑生吃或者烤着吃,可谓人间极品。那时候过年,几乎每家每户都必须要有糍粑,而打糍粑又是相当费事的事,工序不少,需要一定的人力物力。所以,往往都是亲戚朋友几家人凑在一起打,这是个很热闹、年味很浓的过程,没有打糍粑的人家会过来帮忙、看热闹,大人唠家常,小孩在旁边一边吃着蒸熟的糯米饭,一边等糍粑打好,再趁热吃上几个,这个时候就是这几家小孩子最开心的时刻了。

       打糍粑的工序主要有四道,即:泡、蒸、打、拧。泡是取山泉浸泡糯米,历时一天,滤干水;蒸是把浸泡好的糯米放到木甑里蒸熟,火要汪,但也要掌握火候;打就是把蒸好的糯米倒入凹形石臼,由几条年轻汉子手执“的木柄石锤,往石臼里轮番舂击,一般这个过程会持续15分钟,舂到是处,那糯米饭便胶也似地粘成一团,看不到饭粒,打糍粑是很费力气的活,必须是两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拿着这个木舂,此起彼伏的你一棒我一锤的不断敲打糯米,才能把糯米敲成粘稠状。拧就是把舂好的糯米团拧成一个一个的糍粑,这个转移的过程是很麻烦也很考技术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 一方面糯米粒已经被打成粘稠状的泥状,特别的粘;另一方面,此时的糍粑还特别的烫,弄到的话会烫伤手;再一方面,还要抓紧时间,不能让打好的糍粑冷掉,这样的话,糍粑就不能做成一个个的了。当男人在一边热火朝天的转移糍粑时,女人们就得赶紧把簸箕和取粑粉准备好,在簸箕上撒满厚厚的一层粉,取粑粉的作用主要是降低糍粑的粘度(也可以是石板和菜油)。转移过程的完毕,也标志着男人在一轮打糍粑过程中作用的全部结束。男人们稍作休整,又得投入下一轮的打糍粑中。大家看到下面这块饼状的大大的糍粑团了,这样还不叫糍粑,得捏出一小团一小团,再压成一小块一小块碗面宽的饼状糍粑。这更是一门技术活,讲求精、快、准。最大的问题还是糍粑的粘稠和冷却,要在糍粑没冷之前赶紧拧。因为拧成一个个之后,还要趁热把糍粑捏成扁圆状。糯米要是冷却的话,就会冻成一块石头,不会容易弄变形了。

       湘西苗族向来非常重视糍粑的制作和功用。逢年过节要打糍粑,祭祖要用糍粑,修建房屋要用糍粑。用糍粑招待贵宾胜过用鸡鸭猪狗招待。最有趣的是苗族青年男女从恋爱到结婚都离不开糍粑,每年腊月,苗族少女就要准备好各种形状的糍粑;三角形、园形、长条形、五色糍粑最多,色质以最白者为佳。待到正月初一至初三有外寨苗族未婚青年男子来游春,可以用事先准备好的糍粑向正在跳芦笙舞的意中人的花腰包投掷,如男子也有意,就接收,如无意,可婉言谢绝。待到正月结束,男子邀约好友以一斤糍粑一斤糖送至女方家,女子请好友作陪款待男子及其亲朋。如果话有投机,双方就可在以后的相月亮活动中交往,如无意,就不了了之。结婚第一年,男子要用一斗二升的糯米打成的大糯粑擀成簸箕状,装进麻布口袋中,挑至女方家。

       糍粑已经融入苗家,成为一种习俗,如今的糍粑已经告别了以前食物缺乏时代的本质用途,更多是表现为一种传统,但它在苗族历史的作用却是巨大的。

收藏本文章  |  复制本页地址  |  顶一下(1)  |  踩一下(0)  |  更多凤凰古城新闻    
猜您可能喜欢 灵山秀水--凤凰古城美景 湘西神秘风情:哭嫁 湘西凤凰民俗风情 湘西苗族人为什么佩带银饰
BACK TO TOP